由小及大,见微知著 —— 36K创新中国!

医学新视野: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新医科?

阅读 522
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

  我们在为大部分患者治病的时候,一方面是医疗技术发挥作用,一方面是人文力量在支撑,两者相互协调,不可替代。正如特鲁多医生所说,“有时是治愈,常常是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

  我们需要扭转、革新过去完全依赖生物科学的理念和模式,发展满足社会日益增长、多元健康需求的新医科。

  何谓新医科?医学是一门涉及广泛的综合性学科,包含人文学科、自然科学,甚至还有哲学、宗教等社会科学内容。需要看到,人类社会的所有知识要素都与健康相关,物质的、精神的、心理的、社会的。所以新医科强调医学所赖以发展的基础是综合科学,不仅仅是现代的生命科学,这是第一。

  第二,医学的发展,有赖于多学科的交叉融通。医学问题很复杂,要解决医学的问题,需要临床医学与多学科紧密融合。比如器官移植领域,人体器官如何捐赠和分配?涉及一系列伦理和法规的问题,需要临床医学家与法学专家、人文学家一起研究。受者移植后排斥反应的问题怎么解决?这需要临床医师和免疫学、药学专家合作研究。器官保存液如何研制?就需要跟化学、细胞生物学专家共同探索。移植需要的手术麻醉、重症监护设备则要求医学、生物工程、精密仪器制造等专家参与研发……

  第三,新医科要培养什么样的学生?我们的答案是,适应现代社会健康医疗需求的新型的医生。他们应具有高度人文情怀、丰厚科学素养、复合知识结构,能够系统认知人体的机能和疾病的本质,能够针对临床实践中的问题和需求进行创新研究,也就是集良医、学者、领导者三位一体的卓越学者型医师或医师科学家。

  这三者相辅相成,首先是良医,要有高尚的医德,加之过硬的临床胜任能力,领导力同样不可或缺,因为不管是在提供医疗服务的临床实践中,还是在引领教学科研创新中,都需要医生作为主导的团队协同工作。

  新医科服务的患者是社会活动中的一个整体的人,我们倡导整合式医疗,以患者为中心,以疾病为导向,多学科联合提供系统的、全面的综合医疗服务。比如一个肝癌患者到我们医院来,我们会把肝胆外科、肝脏移植、肝病内科、介入科、肿瘤科、放疗科、病理科、重症医学科、中医科等相关专科的医生集中到一起,为患者量身定制治疗方案,一站式服务,让患者得到最适宜的治疗。

  在当今医疗体系中,专科分化带来了医疗服务的碎片化、孤岛化。很多时候患者进入一家大医院,往往是先闯进了哪个专科,就做了哪个专科擅长但未必是最适宜患者病情的治疗。本来可能适合手术切除,结果进了放射介入科就做了栓塞化疗,病灶清除不彻底,术后残留复发;或者应该先做介入和靶向治疗,让肿瘤缩小后再做治愈性手术,结果患者一入外科的门,直接就开了刀,同样也容易发生微小残留病灶;或者病情不适合切除、移植、放疗或化疗的晚期肝癌患者,没有得到综合评估和精准决策就盲目受用那些不仅无效、反而加重病情的激进疗法……如此这般的状况下,患者得不到一个最合适、最精准的治疗方案。

  新医科的目标是推动建立这样一个健康医疗服务体系:在这个体系中,大医院主要应对复杂重症的急性期治疗,还有大量预防的、健康管理的、筛查的、康复的、慢病管理的工作,需要由社区来承担,包括社区卫生中心、社区卫生站、家庭医生服务。在我国当前基层医疗机构相对落后的状况下,大医院应该发挥龙头作用,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、医生进社区,把社区健康医疗服务带起来。

  (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北京清华长庚医院院长)

本文由 36K创新网 提供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*免责声明: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,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。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